南昌县罗渡村旅游业步入萌芽期,山外人开始走进山里,山里人却仍然走向山外,他们都在守望——

山村曙光

中国江西网  2020.09.02

8月25日,农历七月初七,也就是传统的七夕节。

  在这个本该有情人欢聚一堂的浪漫日子里,有两对夫妻却不得不隔着电话互诉思念——

  山的里头,南昌县黄马乡罗渡村村口。外乡人文飞投资的罗渡村首家民宿已经装修完工,他正领着工人抓紧时间安装家具、家电,为接下来的开业做最后的准备。在打电话跟妻子说声“抱歉,不能回去陪你过节”后,他又接着忙碌。

  山的外头,远隔800公里的上海市某建筑工地。罗渡村村民黄国强趁着午休时间,也赶紧给留守村里的妻子打了个电话,说了些甜蜜话后,又询问了儿子的开学问题。

  把这两对原本毫不相干的夫妻联系在一起的罗渡村,距离国家4A级旅游景区凤凰沟4公里,且坐拥南昌县境内唯一的一座山——白虎岭。因为交通不便、道路不畅等原因,这个小山村一度被列为省级贫困村。2017年,在结对帮扶单位南昌市委办公室、市委保密机要局的帮助下,顺利脱了贫。“帮扶以来,我们一方面着眼当前,通过实施一些短、平、快的项目带领贫困群众脱贫;一方面立足长远,通过推进28项基础设施建设,打通了村里通往凤凰沟景区的美兴公路,美化了村庄环境。”南昌市委办公室派驻罗渡村的第三任驻村第一书记邹立文说,结合罗渡村的实际,他们在帮扶之初就明确了工作目标——把罗渡村打造成受凤凰沟景区辐射的具有乡村特色的“卫星”景点。

  黑的路、绿的树,黄色亭台依水布;青的烟、薄的雾,青瓦白墙惹人顾。走进罗渡村,大家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唯美的画面。接受帮扶以后,罗渡村朝着预设目标渐行渐近。但是,美中也有不足。在村里,偶尔可见几个由美兴公路从凤凰沟景区引流而来的游客,可他们在游览半个小时后又匆匆离开。而村里像黄国强这样的年轻人还是一如既往,远离家乡干着泥工或木工的老本行。

  游客成过客,他们的理由是——风景虽好,但是走进村庄,无房可住、无饭可吃、无农家生活可体验,村民参与不足造成村庄可玩性不足。“游客量还是不够,如果我们守在家里从事旅游相关行业,收入不足以养家。”村民们也很无奈。

  游客在抱怨,村民在观望。“到底是先有鸡,还是先有蛋?”黄马乡乡长曾艳芳说,罗渡村被寄予厚望的旅游业似乎被打上了一个结。

  如何解开这个结?在南昌县按照全省统一部署,加快推进“五型”政府建设的过程中,黄马乡政府不断创新思维,寻找出路,把发展罗渡村旅游业作为检验“五型”政府建设成果的一项重要课题来抓。“我们经过多番讨论后,认为发展罗渡村的旅游业,首先要寻找到第一个敢‘吃螃蟹’的人。”曾艳芳告诉记者,在多次动员村民参与无果的情况下,他们更新思路,“本地居民在培育市场前期扛不住压力,那就把目标瞄准外来资本。”

  走进文飞的民宿,这栋三层的徽派建筑与罗渡村整体风格融为一体,由当地村民原来的民房改造而来,共6间客房。“据我所知,在找到我之前,乡里的干部已经跟很多投资者接洽过,但由于短期很难有回报,大家都不敢投。而我的看法与他们不同:从当下看,前几年虽然赚不到钱,还很有可能会亏本,但至少可以圆我心中的田园梦;从长远来看,我心中的田园梦也同样存在许许多多的都市人心中,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到这里来逐梦,这是一份值得投资的长远事业。”坐在民宿负一层经过精心装修的茶室里,文飞忙碌过后,尽享悠闲。

  事实上,文飞不仅敢于第一个“吃螃蟹”,还下定决心一定要吃出个味来。今年7月,他把自己经营多年的科技公司迁址到了黄马乡,并决定后期追加投资,在罗渡村再改建两栋民宿,准备在这个小山村里大干一场。

  其实,是黄马乡政府的坚持给予了文飞勇气。曾艳芳介绍,乡里今年打算将白虎岭打造成运动休闲网红打卡地,后期还将把村子里的700亩抚河故道天然水域打造成大型垂钓园,再加上之前已经建好的富硒白莲景区,罗渡村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。她说:“前期,我们准备把目标游客锁定为本县县城里的居民,邀请他们周末来爬爬山、钓钓鱼、赏赏花,住一住民宿,吃一吃农家菜。”

  文飞的民宿即将开张,好消息也接连而来。南昌县文投公司于近期和罗渡村签订合作协议,要在村里改建6栋民宿。此外,黄马乡政府受文飞启发,向多位投资者讲述了先圆“田园梦”、后圆“致富梦”的故事,已经有好几位志同道合者表达出强烈投资愿望。

  山外人走进山里,是因为这个小山村的旅游业已现曙光。

  山里人仍然走向山外,是因为这个小山村的旅游业才现曙光。

  他们,共同期待着无尽光芒的到来。